twPPS

 
 
You are here:: 文章分享 鋼琴教學 哭泣的老師 作者: 廖惠慶
 
 

哭泣的老師 作者: 廖惠慶

慈濟大愛開播專輯

(在偉文診所錄影時我邊講邊哭,講完當時我一抬頭,導播、助理、攝影師及偉文等圍觀眾人全都紅了眼睛,嚇我一大跳)


◎廖惠慶(台北)


從小就夢想做個鋼琴家。勤奮努力地考上第一志願師大音樂系後,突然覺得自己是那麼的平凡與不足,因為那是一個高手如雲的學習環境。不過雖然垂頭喪氣,仍然勉強自己打起精神去上學。直到大二選老師時
,我的困境才豁然開朗。

當時資質平平的我,獲選為熱門的林和惠老師唯一門下。原因是當時指導我六年、幫助我的恩師陳盤安老師,半強迫、半拜託他的好友林老師收我做徒弟。恩師愛護學生的心,實在無以回報。

小時候學習鋼琴,像在雲霧裡摸索,不知何去何從。琴彈不好,總怪自己沒有天份,所有的難關幾乎都靠本能和運氣驚險地過關。音樂好不好聽?美不美?大都倚賴心情和氣氛。直到受教於比學生用功的林老師門下,在她不厭其煩、千錘百鍊的解說、分析、歸納、比喻,再加上堅忍不拔的反覆實驗後,我才知道透過正確有效的方法,音樂的學習,原來是可以看得見的進展;種下去的辛苦,一定會開花結果。

做老師與做學生,都可以是快樂的,課堂上沒有啼哭和咆哮,卻充滿了企盼和欣喜。下了課只想直奔琴房用功,「練琴」變成一種愉悅的遊戲,每日和音符追逐和奮鬥,再也不以為苦了!

好景不常,大三時忙著談戀愛,期末考要考三個不同時代的曲子,樂曲很長,而且要抽背。我雖明知道自己好不容易選到好老師,卻不知珍惜,一直無法專心用功,所以考試近了,曲子怎麼背都背不起來!
上課時,想混卻根本混不過去,彈著彈著,突然聽到有人在擤鼻涕,並且不斷、不斷地吸鼻子、擤鼻涕,但我都不敢回頭看。後來實在彈不下去,只好停了下來,朝背後抬頭一看,嚇一跳!因為老師在哭!老師見我愣愣看著她,就站起來,把我的譜合起來還給我,哭著對我說:

「你出去!彈這樣子,不要在我的琴房裡面!」
我拿著譜低頭走了出去,也在琴房外啜泣起來……

這件事影響我很深、很遠。後來細細回想老師為什麼會對我說這樣的話?她為什麼這麼愛我?我和她並沒有血緣關係,從前只有父母愛我,為什麼老師也像父母一般對我?她把我教得很好,對她而言並沒有什麼好處,所以這件事對我來說,是人生重要的一大轉捩點!

從那一天起,我變成一個特別用功的學生,直到現在已經四十三歲了,我還是老師惟一的入室弟子。早婚的我放棄了留學夢,但是老師以「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來鼓勵我;只要好學,在資訊發達的今日,依舊可以做個不外行、不離譜的好老師。老師一直對我非常好,比如說我有兩個孩子,有時候實在忙不過來,沒有辦法到老師家上課,她居然到家裡來給我上課;有時候我拿學費給老師,她竟然把學費退還給我,因為她擔心我要去教很多學生,才能付給她學費,會沒有時間練琴,不能進步。

老師這樣對我,使我也變成了像她一樣的人,因為人家給我這麼多的愛,我承受了,一定要分給別人,所以我現在常常把學費還給有困難的學生,希望他們能夠做一個像我這樣的人,替老師把種子灑出去。

在與老師朝夕相處的時日裏,我看見了人間的真善美,老師愛的經驗也告訴我,只要小時候曾經受過愛的澆灌,長大了就會做一個懂得回饋的人。

 

(若需轉載,務請註明本文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