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PPS

 
 
You are here:: 文章分享 鋼琴硬體與其他 古典音樂漫談--朱柏麟
 
 

古典音樂漫談--朱柏麟

 

Image先從巴赫的平均律鋼琴曲集談起

古典音律是針對 平均律而產生的名詞。古今有部分音樂學者把古典音律誤認為是平均律,使得古典音律整整被埋沒了一個多世紀。巴赫的"Das Wohltemprierte Klavier"長久以來卻被譯做平均律鋼琴曲集,這是錯誤的翻譯。.........把Wohltemprierter譯成平均律,顯然是誤解了巴赫在 鍵盤樂器上的調音所致。其實巴赫所說的Wohl Temperatur 與今日的平均律有很大的差異。......

古典音樂漫談

就 讓我們坐在可愛的馬車上, 暢遊古代音樂文化的古跡吧
文/朱柏麟

1980年10月18日,在日本音樂學會第31屆全國大會上,由著名的音樂家谷村晃用兩台分別以平均律與古典音律調音的鋼琴,演奏浪漫派音樂家的15個 曲例作比較研究。從此以後,日本樂壇連續出現許多以古典音律調音的鋼琴演奏會。
近年來在台灣也有以古典音律調音的演奏會陸續舉辦;諸如1984年5月來訪的義大利鋼琴家與室內樂團的演奏會(5月26日、28日社教館、國父紀念 館),以及1987年的紐約雙簧族室內樂團(2月12日社教館)、慕尼黑室內樂團(2月25日中山堂)、1986年台北YMCA第40屆彌賽亞演唱會 (12月13日社教館、國立藝術學院管弦樂團伴奏)....等等,都是以古典音律調音的明證。
由此可知被平均律打敗而消聲匿跡一世紀的古典音律,又再度從敗部復活了。二十世紀的人們將以什麼樣的心態來迎接這個陌生的聲音呢?我想這是今後樂壇上 很有趣的問題。然而什麼是古典音律呢?對一般的愛樂者而言相當的陌生,我們就來談談這個相當有吸引力的音律。

先從巴赫的平 均律鋼琴曲集談起
古典音律是針對平均律而產生的名詞。古今有部分音樂學者把古典音律誤認為是平均律,使得古典音律整整被埋沒了一個多世紀。巴赫的"Das Wohltemprierte Klavier"長久以來卻被譯做平均律鋼琴曲集,這是錯誤的翻譯。今值古典音律的復活,我們不得不舊事重提,好讓古典音律有個容身之地。原來Wohl相 當於英文Weel,用在這裡有美好的、諧和的、適當的等含意。temprierte是調音的動詞,Klavier有廣義的鍵盤與狹義的鋼琴兩種解釋,因此 綜合起來可解釋為?被調音成音響諧和,適於彈奏各種調性音律的鍵盤樂器或鋼琴?。延伸含義:?這些前奏曲與賦格是為上述新式音律的鍵盤樂器而作的曲集?。 把Wohltemprierter譯成平均律,顯然是誤解了巴赫在鍵盤樂器上的調音所致。其實巴赫所說的Wohl Temperatur 與今日的平均律有很大的差異。平均律的德文是 Gleichschwebencle temperatur,是法國的 Marin Mersenne(1588~1648)早在巴赫出生以前的1636年就在"Harmonie universelle普遍的合聲論"一書所發表的,該書洋洋大觀厚達1580頁。巴赫出版所謂平均律鋼琴曲集第一冊是在1722年,博學多才的巴赫當然 知道86年前有此學說,只是以絃長數字來表示12/2=1.0594631的半音係數的平均律理論,實際上無法有效地運用到當時的鍵盤樂器上。根據 J.Murray Barbour(1897~?)對調律技術演進史的研究,有足夠的理由相信,靠聽覺官能在鍵盤樂器上調出平均律,是到1842年由英國樂器製造廠 Broadwood所完成。因為在不能以C.P.S表示平均律各音音高的時代,實在無法算出平均律兩音間的拍音(Beats)。今天從事調律的技師都知 道,不聽平均律特有的拍音,是無法把八度分割成12/2等比的半音的。因此以調音史的觀點來追溯1842年以前的音樂家們所用的音律時,就概括的稱做古典 音律。大凡文藝復興時期、巴洛克、古典到浪漫派的大部份鍵盤樂器都是用古典音律調音的。

五花八門的古典音律
巴 赫以前西洋樂律的演進過程中有數十種定律法此起彼落的生生息息,其中到今天還值得ㄧ提的有:

1. 純正音律:
循自然泛音列產生的音律,和聲純正沒有拍音,是適於和聲的音律,可惜在鍵盤上不適於轉調。

2. 畢答哥拉斯音律:
五度相生的音律,五度純正,可惜三度不純,在鍵盤上有所謂狼音(Wolf)的死角無法運用,最適於旋律的音律。

3. 拉密斯音律:
介乎前述兩律之間的音律,仍有狼音。

4. 中全音(Mean-tone)音律:
為Pietro Aaron(1490~1545)所創,把大全音與小全音均分為中全音,由兩個中全音構成純正大三度,在三個升記號及兩個降記號以下調號的六個大小調都有 近似純正音律般完美的三和弦,越此範圍需重新調音來移動狼音的位置,是適於和聲的音律。此律為韓德爾所喜用,在巴赫採用威氏音律時,歐洲大部份地區仍是中 全音音律的天下,此律到十九世紀末才銷聲匿跡。

5. 威克麥斯特音律:
此律為德國管風琴演奏家兼音樂理論家Andreas Werckmeister(1645~1706)在1691年出版的[音樂的音律論Musikalische Temperatur]上發表的。此律巧妙的混合畢氏律五度與中全音音律的五度,消滅了狼音,不必重新調音就可以演奏十二種大小調。就是這種突破性的進 展,被古今學者誤認為平均律,這就是巴赫所說的Wolhtemperatur,此律會隨著調號的增加而逐漸由和聲的音律變為旋律的音律,各調性色彩分明, 這一點是古典派、浪漫派調性音樂以調名為曲名的重要依據,也是古典音律復活的最大理由。

在巴赫以後尚有Kirnberger(1721~1783)音律;Silbermann音律;Rameau音律;Tomas Young(1773~1829)音律…..。不過這些都是威氏音律的支流,也是古典音律演進到平均律過程中,曇花一現的音律。

富 於調性色彩的威氏音律
今日重現在演奏會上的古典音律以威氏音律第一技法第3號最為常見。其次為中全音音律或克倫貝格音律。日本神劇連盟從1980年10月起到1984年5月的 十七場演唱會中,採用中全音音律三場,克氏音律二場,威氏音律十二場。至於鋼琴或大鍵琴的演奏會則以威氏音律居多。
十九世紀中葉,平均律從逐漸取代古典音律而終於統一了世界的鍵盤音律。人們在平均律音樂的世界中成長,對耳熟能詳的聲音以先入為主的觀念視為理所當然,對 於後來出現的陌生聲音自然投以懷疑的眼光,這是可以理解的。
富於調性色彩又諧和的古典音律,如果是用來演奏巴洛克、古典、浪漫樂派的調性音樂,不但有歷史價值,其實用價值也不可被埋沒。至於德布西以後,印象樂派的 全音音階,到現在的無調,十二音等打破調性的現代音樂,是建立在平均律音階上的作品,那就不是古典音律所能勝任的了。
近年來在日本的音樂演奏會上偶爾會發現節目單上註明今晚演奏會採用什麼古典音律的新鮮事,甚至把現代化的國際標準音高440Hz降回十八世紀的415Hz 來演奏,這種把古代聲音忠實傳達給聽眾的音樂會,就如同穿上古裝演古代戲一般的自然而可愛。我想,有一天人們會發現,用平均律演奏古代的調性音樂,雖然勝 任愉快,卻如同演員忘了拿下手錶,而去演古裝戲一般留下無法彌補的破綻。古典音律對現代人而言雖然是較陌生的聲音,卻是先人耳朵裡熟悉的音律。現代汽車雖 然空前優越,古代馬車也有它可愛的地方,就讓我們坐在可愛的馬車上暢遊古代音樂文化的古跡吧。

( 若需轉載,務請註明本文作者 )